e世博信譽好嗎|青鳥

是可以帶來幸福的鳥。
某一天,它從傳說裏飛出來。它有著純青色的羽毛,琥珀色的瞳仁,乳白色的喙,所以很容易把它和普通的鳥區分開來。它盡可以朝著沒有人煙的地方飛,在那兒它會更安全,雖然同時會很孤獨。可是人類在這個星球的分布太廣了,它似乎飛不出人類的魔掌。
這是個災難的前兆。
終于它被人類的目光捕獲了。據說第一個看見他的人興奮地被送進了精神病療養院。平時嘻笑那些相信青鳥存在的孩子們的大人頓時變得迫不及待。他們想賭上這一回,成功了就可以得到幸福,失敗了也不會失去什麽。
人們發瘋了。
巷口納鞋底的老大娘放下他的針線活;街角擺攤子的小販也撂下他的家什;市場了激烈討價還價的婦女丟下了她們的菜籃子;辦公室中整理文件的職員棄下他們的工作;清潔工人撇開掃帚;紡織工人離開機器,甚至那些一心思漲的股民們也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移向了青鳥。
你們看,那是什麽?那是一只鳥?僅僅是一只鳥嗎?不,它是幸福啊!
人們真得瘋了。
他們不顧一切的狂奔,跟隨著青鳥。有人驅車,有人駕機,但經過崎岖的山地,車子不行了,就棄車;經過強磁區,飛機失控了,就離開飛機。最後僅剩的一些人用最原始的奔跑方式,去追趕青鳥。
不久,到了絕境。面前一條大河攔住去路。這是一條前所未有的天塹,比任何一條已知的江河更開闊更凶險。連最有閱曆的地理學家也說不准這是什麽河。人們幾乎虛脫了,他們對周圍的事物喪失了正常的判斷能力。
雖然他們心急如焚,但在死亡威脅的面前,一種本能還是使他們收住了腳步。
可是青鳥就要飛過這條大河了。
“啪——”人類聽到一聲撼碎心靈的槍聲。
所有人茫然的轉頭尋找槍聲的來源。他們的眼神中沒有憤怒,沒有失望,霧蒙蒙的,空洞的毫無生氣。終于這千萬道無聲的的目光聚集在一個人身上。那只長長的來福槍和他的身材比起來實在相距甚大。他是和他身後的那群人一起合作開的槍。因爲,它只是個孩子。
他躲開大人們的目光,轉過身對那群孩子說:“e世博信譽好嗎們的青鳥死了……”
所有的孩子開始哭泣。而大人們已經木讷到失去了喜怒的表情,只是呆呆得看著。
孩子們哭完後。自己擦幹眼淚往回走。不必在尋求大人們的保護和指引了。因爲真正迷路的是他們。
而且,傳說從此改變。
青鳥是會帶來不幸的鳥……

黯淡的天空透著幾絲慘淡的陽光,片片的烏雲泛著淡淡的哀傷,朦胧的前方,究竟有多少陰冷的小巷,究竟會勾勒多少斷翼殘蝶,多少散淡墨香……
站定,凝望。不知下一站,我會去向何方?
扯下一條柔軟的柳枝,信手揚鞭,佯裝輕松,踏上鄉間人迹罕至的小路,卻怎麽也快樂不起來。唉,眼看中考將至,我的思緒卻一片混亂。家長的教誨,老師的提醒,同學的競爭。我覺得頭頂的天空是灰色的,沒有一點光彩。
了無趣味,還是打道回府吧。不想一個轉身,腳下一滑,卻跌進了路邊的草叢裏。正想埋怨自己的不小心,眼前卻突然一亮。哇,星星點點的好漂亮的小花,仿佛進入了一個美麗的夢境。
我站起身,小心翼翼地往下走,五顔六色的花兒一點一點映入我的眼簾。紅的似火,白的像雪,黃的如金。一個緊挨著一個,一朵簇擁著一朵。一陣風吹來,陣陣花香撲鼻,令我心曠神怡。一朵朵可愛的小花隨風搖曳,有的還沖我調皮的眨著眼呢!我仿佛置身于一個新生的嬰兒房,在這片純淨的土地上感受著生命帶給我的喜悅與充實……
我不禁要問自己,從什麽時候開始竟忘記了放慢腳步來欣賞身邊的風景?
然而,我卻並不知道這些芬芳迷人的花朵的名字。但我想那並不重要。或許,它們沒有玫瑰的熱情,也沒有栀子的清新;沒有菊花的典雅,也沒有百合的端莊;沒有臘梅的堅韌,也沒有丁香的嬌豔。可它們並不爲此感到失落,甚至絕望。它們依舊在某個角落爲實現自己的價值而默默開放,不需要掌聲,不期待稱贊,只要努力了就無怨無悔;只要自己爲世界增添了芬芳和色彩,哪怕生命終結,也會微笑著離開……
花如此,人亦如此。
青春淡淡的光輝裏,生命在飛翔。別總以爲青春是一彎陰晴圓缺的月亮,傾灑的都是惆怅與憂傷;其實,它是一輪輝煌燦爛的太陽,撒播著溫暖與希望。
當我們處在青春歲月的低谷時,當我們面臨方方面面的挫折時,我們是不是也能像這些小花一樣,即使無人欣賞,也能信心百倍的開放,依然故我的暢想。拼盡全力,打造生命中最鮮亮的色彩。
擡頭看看,天空也變藍了。依依不舍的告別那些花兒,輕松自如的走出那片芬芳。e世博信譽好嗎踏上了歸程,心兒向著未知的前方,信心百倍的去追尋更遠、更廣闊的天空。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