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08dl6r"></thead><div id="08dl6r"></div><table id="08dl6r"></table><noframes id="08dl6r">
      <b id="oblnr0"></b><u id="oblnr0"></u>
      1. <tt id="a30hn8"><noframes id="a30hn8">
          <legend id="q2re9d"><dt id="q2re9d"></dt><i id="q2re9d"></i><label id="q2re9d"></label><span id="q2re9d"></span></legend><acronym id="q2re9d"><div id="q2re9d"></div><tfoot id="q2re9d"></tfoot><table id="q2re9d"></table><noframes id="q2re9d">
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q2re9d"></small><pre id="q2re9d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q2re9d"><acronym id="q2re9d"></acronym></font><dd id="q2re9d"><li id="q2re9d"></li><dt id="q2re9d"></dt><big id="q2re9d"></big><tr id="q2re9d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 最新産品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真人梭哈遊戲|那時的夕陽

                  偷車少年額頭被紋身,一段羞辱話語要陪他度過余生

                  夜靜悄悄的來了,爲周圍的一切度上無邊的黑。真人梭哈遊戲騎著車向家的方向狂沖,心中還余留著剛才打球的興奮,腦子裏卻擔心著“暴風雨”的到來!
                  大弦嘈嘈如急雨
                  “嘭”車子撞在門上,家人的目光瞬間轉移。我幸災樂禍似的推車進門。洗手,坐下,准備爲饑餓的肚子效勞。“幾點啦,你自個兒看看,咋這麽遲呢?”母親的高嗓門開腔了。“就是啊,家人在等你吃飯,擔心著呢,爲什麽就那麽不懂事呢?“奶奶緊緊的抓住者少有的發言權。“怎麽聯系到‘懂事’的份上了呢?”我心裏嘀咕著,覺得委屈了,我不頂撞,免得惹出一個得罪老人的罪名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都什麽時候啦?還在打球?你還學習不?”媽媽繼續拉開嗓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懂事一點嘛,你看你爸都還在工作呢,你卻身在福中不知福,還不認真學習”奶奶帶著責備的語氣,繼續對我轟擊。
                  我狂抓著碗裏的飯往口裏塞,任耳朵無辜的接受“攻擊”,心裏越聽越委屈,淚不知不覺地就不爭氣地跑出了眼眶,我放下碗筷,逃離現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從小到大,都一個樣:一訓你就哭,沒點長進。”奶奶指責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小弦切切如私語!
                  我沖進房裏,鎖上房門。啜泣的聲音在房子裏不斷的回響,淚水隨著委屈的思緒感傷許久,敲門聲響起,我擡起頭,抹去眼角的淚水,眼光無助的盯著桌前的白牆,用耳朵去聆聽門外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剛才的飯你還沒吃完呢,快出來吧”妹妹在門外小聲地說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今晚的雞腿,我沒有搶吃哦。你的還在哦,出來吧。”弟弟也開口說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想起剛才“暴風雨”時,他們無辜的眼神,想著這些話,心裏爲平常罵他們而愧疚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快出來,不然我就洗碗啦。”母親命令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出來吧,以後記得要改啊,家裏人擔心著呢。”不知什麽時候奶奶已站在門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我呆呆地坐著,品味著那腦子裏複讀的話,一陣心酸,又一陣淚流。
                  開門,一陣歉意,吃飯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後注意點,別太遲啦。”母親收住了大嗓門,輕輕的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無聲勝有聲
                  心中帶著歉意,品味著我帶來的傷害,不由一陣心酸:終于知道畢淑敏的情結“原來我很重要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窗外,不知名的鳥兒,在熱鬧的開著演唱會;月光毫不吝啬地撒下一地光輝,柔柔的;風帶著遠方花兒的祝福送來一陣清香,大自然真好!
                  “嘟嘟”車聲響起,父親回來了。我慌忙地抛下這些美景,關上燈,跳上床,裝睡。(因爲我眼睛的緣故,父親要知道我這麽晚還沒睡鐵定生氣。)耳朵傾聽門外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輕輕的開門聲,輕輕的腳步聲上樓梯聲。“依”房門被打開了,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,我看見父親疲憊的臉,心裏不由痛了一下。父親走向床邊,嚇得我緊閉雙眼,只感覺到他輕輕的拉一下被角爲我蓋好被子,關好門窗,然後不聲不響的出去,關上門,只留下一房子的月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來得沒有預演,匆匆帶著愛殺進我的心,讓我來不急品味便回擊,靜下心蓦然回首才發現錯的太多,幸福不遠。這一切,在夢中再度回放,品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:“二十一世紀的現象是這個星期下載到MP3裏的新歌,下星期就變成了老歌。”我想,家的“琵琶曲”應該永遠不老吧,因爲那是家人耗了一生去爲我們彈奏的愛的樂章,那是心靈深處最美的旋律。
                  回家吧,回到最初的美好!

                  高二的時候,我是學校五一、國慶長假裏唯一執著不回家的學生。因爲年輕吧?寂寞的人也許都會像王菲一樣的孤傲著——只愛陌生人,只是在需要時一個吻夠或一個擁抱就足夠!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我總喜歡一個人躺在宿舍前那厚厚的草坪上,看天空,數流雲,也羨慕球場上那些揮汗如雨的幸福。一直是校園裏最平凡最安靜的孩子,沉默內向,安靜得連自己都不忍心受傷。後來,學校不再允許我們去傷害那些綠色生命了,爲了再尋找一方安靜的“天堂”,我開始轉移到圖書樓或教學樓頂那“高處不甚寒”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圖書樓是個安靜的好地方,學習或睡覺。在這裏隨手翻著那些華麗封面的雜志,去閱讀別人的情感,去思考生活原來可以這樣。開始羨慕地去學著模仿,漸漸的也便成了一種聊以自慰的習慣。當那塗鴉得連自己都看不懂的文字卻稀裏糊塗的被別人欣賞,當寂寞的生活中找到了一點點的渴望,腦子了那一丁點的東西就都情不自禁的往外冒。
                  樓頂也是個好地方,這裏的風總是吹不完。我最喜歡站在這裏看斜陽了,仰著頭,任風狂撕著我的發絲,那時的天很藍,藍得可以照見自己。經常在夕陽很美的時候,聽到校園廣播裏播放著自己的文章,心裏別是一番傷感。樓下經過的那些小女生常會對著樓頂上的我竊竊私語的笑,在這個世界的眼裏,“詩人”總是不可理喻——比如海子。也許她們也會在爲我擔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雨後天晴一個夕陽很美的傍晚,風難得的溫和,整個校園回蕩著自己那最熟悉的文字。死黨跟我上來說有人央她來做“紅娘”,我對著天空長歎——世界爲什麽會這樣,我愛的人她不愛我,我不愛的人偏偏對我情有獨鍾。然後我們對著天空放肆的笑!
                  高三那年,那個我一直喜歡著的女孩和別人有說有笑,卻總對我敬而遠之,而面對那些曾說過喜歡我的女孩,我也用冷漠築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。有時候年輕的生命,也有只願意把愛留在心底的。從這個時候我就知道,這個世界上,有些事是注定要錯開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教室裏日漸的硝煙彌漫,圖書樓成了我的最後選擇,有時候還傻傻的幻想在那兒擁有我美麗的浪漫,可我的心已經太累了,再裝不下太多疲憊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彈指一揮間,一轉眼高考已在眼前。我喜歡的女孩已經和別人雙出雙對了,我卻在無休止的疼痛中變得麻木,變得無所謂了。不敢追求就別渴望得到——一直這樣安慰自己。可是,當看到她爲別人喝醉,又感覺她在逃避自己,在刻意去在意自己的感受時,忍不住爲自己的懦弱淚流滿面!
                  高考後我踩著錄取線落板了,可在八月時卻又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封來自貴州的錄取通知。我決定一個人遠行去念書,臨行時,父母爲我准備好了棉衣和千層底,在村口的小石橋上,我仰望著家鄉的天空,看著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,淚輕輕落進心底。母親笑問我前世是不是只蝸牛,總有著、帶著自己的一個家,否則怎麽會總不想家呢?我抱住母親,父親輕輕拍著我的肩膀,忽然生起那樣深邃的離別的傷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站在黃昏的車站,夕陽幻影著無暇的美麗。也許我喜歡的女孩正牽著那個男孩的手走在這美麗的夕陽裏,我對著夕陽爲她祈禱幸福。再見了故鄉,可是這一走,沒有了真人梭哈遊戲愛的人在身旁,這世界會多麽的荒涼!

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