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jfjfll"></pre><option id="jfjfll"></option>
          1. <q id="kcxmnf"></q><tfoot id="kcxmnf"></tfoot>
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xfjpv3"></tbody><tbody id="xfjpv3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xfjpv3"><dir id="xfjpv3"></dir></strike><em id="xfjpv3"><ins id="xfjpv3"></ins><q id="xfjpv3"></q><code id="xfjpv3"></code><select id="xfjpv3"></select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1. 瑪雅火箭-青竹&莺曲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曾那麽認真地注意你,原來你是如此的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你是那麽平凡,平凡到瑪雅火箭不曾那麽認真地看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因爲你的離開我遺忘了你,我的童年沒有你,連我的記憶中你一直到小學才出現。爲此,我恨你!

                    依然清楚的記得小學一年級都是奶奶帶我去報的名,那時,你在哪裏?你知不知道,我覺得自己是多麽的可悲,我的童年沒有你的陪伴,你是懷著一顆怎樣的心離開我,舍棄我?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只是因爲這個恨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應該有七八歲了吧,是個炎熱的暑假,你買了輛自行車給我,我好高興。但,你接下來告訴我的事讓我跌入谷底,必須把自行車學會才讓進門,接著你關了門,留我一個人在外面,太陽像火一樣烤著我,一滴水也沒有。我跌倒了很多次,人和車子,我感到我快不行了,真的快不行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依然挺了過來,因爲我恨你,恨你入底,我發覺你是世界上最殘忍的人,我學會了自行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離開我,回來後我接受了你,但你卻在回家不長的時間給了我一棒,我在想我不會原諒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了初中,一直很內向的我交了朋友,你很擔心我,每個老師的電話都要,我的情況你都掌握在手裏,我一直都在講我不要讀書了,你想盡辦法勸我,我看到你流淚了,我一直以爲我恨你,你流淚我會很改性,但是卻恰恰相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你勸好了我,了解情況,我換來的是轉學的通知。于是我沉淪到了另一所初中,成爲了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乖孩子,但實際上我是一個壞學生。我學會了打架,吸煙,喝酒,上網,到最後成爲了請家長最頻繁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你坐在地上哭,那麽的傷心無助,我自己躲了起來不想讓你看見軟弱的我,原來我是那麽的在乎你,只是我自己不願意面對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我離開你來到離家遠的學校讀書,你的擔心,你在車子外面擔心我的眼神,在車子開動的一瞬間,我看見——你那眼角的皺紋又增加了,沒有以前的平整。烏黑的發絲中間出現了銀白的點綴。你是做了什麽才會如此衰老?大雨時在校外打傘等待,生病時一個電話你就回來,你緊張時的慌張,這一切都是爲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都不曾發現你是如此的美,美得觸動我的心弦。母親,如此美麗的你我從未發現,一直都是我心胸狹隘,沒有關心你,沒有注意你——原來你很美! 

                    已入黃昏,天邊的紅雲慢慢積聚,夕陽緩緩呈現半圓的趨勢,靜靜的走在公園裏,霎那,輕暢的笛聲緩緩入耳,似鳳鳴,似銀鈴,有些驚詫,未曾想過竟有幸聽上一曲。我緩緩擡起了頭,靜谧的竹林內的一個紅木方格亭傳來聲音,懷著驚奇,我踏著青泥石板路穿梭在一根根挺直嫩綠的竹林裏。悄悄走近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入眼便是一位紮著馬尾辮的少女輕輕地奏唱著,似是察覺到我的到來,放下了手中那把似綠竹一般的青笛,沖我笑了笑,似是有些害羞,忙把手中的青笛放在身後“你,你好啊”馬尾辮女孩望著我,玉潔般的俏臉露出微微淡紅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你好啊。樂曲很美妙o”“真的?真的嗎?不好意思啊。”少女聽見我的聲音驚訝的忙問道,隨後,似發現自己有些失態,連忙抱歉道。“沒事的,怎麽這麽沒信心,你認爲自己唱的不好嗎?”我笑了笑,揮了揮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媽不讓我在小區內吹笛,說我吹的:嘔啞嘲哳難爲聽。擾民。”少女吐了頭舌頭,露出一臉苦笑道。“伯母或許認爲學習才是重要的吧,什麽:“嘔啞嘲哳難爲聽”,明明是“如聽音樂耳暫明”,不妨在爲君奏上一曲。可否”“真的,可以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纖細般的細指輕巧般的跳躍在拇指粗的青笛上,略有微白的紅唇輕輕的吹出,緩緩的樂曲響了起來,我靠在了木亭旁上,望著緩緩如山的夕陽和一片片令人清新的竹林,一縷縷炊煙緩緩升起,繞個圈悄悄消散。如此之景,如此之歌,不由大歎,好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聲音時緊時慢,忽然想到名作《琵琶行》中的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語。”只不過一個是彈琴一個是吹笛罷了。相比,有些有過之而無比及。一個個音符好似黃鹂在竹林上來回的盤旋著,不由沉醉其中.
                    許久,樂曲緩緩靜止,余音未曾離去,在我的耳邊萦繞著。“好曲啊,雖說我才識淺陋對樂曲非你那般精通,卻也能微微知其中味。”曲畢,仍未緩過心神贊美道。“真的嗎?謝謝”少女聽了露出了一口皎潔的大白牙笑道。“嗯,天要黑了,瑪雅火箭要回家了。明天,你還會來嗎?”“來,免費聽如此美妙之曲,何由不來。”“那不見不散,再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人去樓空,晚風打在竹葉上,響起“簌簌”的聲音,聽起來有些淒涼。明天期待那位害羞的少女,更是期待的是它那演奏的樂曲。雖未大作,卻也暢人心懷。今日,妙哉妙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